随风

作者: 分类:

1

那天,方青峰去她的城市参加一场会议。

会议最后一天,刚好他的车限行,从早上8点限到晚上8点,一副想把他留下来的样子。

他用手机查了查地图,只要把车开到1.6公里以外的东区人民医院就能避开限行区域了。

于是早上7点刚过,他下楼去挪车。

新人民医院刚投入使用不久,地下车库是双层的机械车位。

来源:百度图片搜索

方青峰不喜欢这种车位,总感觉它们像一个个监牢,把车拘禁其中。

而且,从现实的角度来说,这种机械立体车位的故障时有发生,万一被自己遇到,不知要修到什么时候。

他开着车转了一圈,幸运的找到一个普通车位。那是一块比较窄的空间,立体车位腾挪不开,只能当做普通车位。他心满意足的把车停好,从楼梯间走了上去。

新医院里里外外都格外干净,方青峰没有时间认真参观,快步走出大门,扫了一辆共享电动车返回酒店吃早餐。

一上午的会议略显枯燥,熬到中午简单吃了一份外卖,下午两点半基本上已经结束了。

方青峰背着旅行包去酒店前台退还了房卡,返回人民医院取他的车。

医院的保安很尽职,逐一查验人们的健康码,入口一时有些堵塞。听前面人的对话,好像今天是哪个单位组织的体检。

他有些烦躁,也有些懊恼,早知道把车停在路边了…

在他耐心彻底耗费完以前,终于进来了。


2

方青峰在第一个通道处左转,然后向哪里来着?他边走边回头看,努力回忆着早上匆匆走出去的路,冷不防的撞在了一个人身上。

他赶紧转头,只见那个男人面露愠色。

他满是歉意的说:对不…

只是说了两个字,他就愣住了,那个男人挽着的,不正是几年未见的安妍吗?

安妍同样一脸惊讶的看着他。

四目相对,时间在一瞬间凝固。

也许只是过了一两秒钟,但是对他来说根本无法定义这段时间的长度,不知过了多久,他听见她用颤抖的嗓音问了一句:你来这干嘛呢?

他用同样颤抖的声音回答:去…地库取车。说完以后,落荒而逃。

科学家说,人的潜能是巨大的,他竟然在如此慌乱之中准确的找到了返回地下车位的路。

坐在主驾驶座位上,他的心还在突突突的狂跳。

安妍一时也没缓过神来,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想起了跟方青峰在一起的一幕幕…


3

两个人确定关系没多久,她带他回老家探亲。

在亲戚们面前,她有些羞涩的介绍到,这是公司的同事…

但是明眼人立马就明白了,只是大家心照不宣,每个人都热情的招呼他俩。

第二天,下起了小雨,人们围在屋子里聊天。

他小声说:我们出去走走吧?

她说:好,你想去哪里?

他想了想:去你学校。

她拿了伞,带他走出院子,走过小桥,走过水坑,走过她小时候最熟悉的路线,到了她读中学的地方。

校园内外都安安静静的,这天是周日。

门卫正在值班室里打盹,她叫了一声:舅!里面的人好像被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立马笑了起来:安妍什么时候回来啦?她说:昨天才回来,舅,我带朋友来看看你,也看看学校。

方青峰立马也叫了一声:舅舅好!

那个被称为舅舅的人说到:好,好,赶快进来吧。

方青峰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,对安妍说:你在这等我,我马上回来。

安妍没有多问,说了一句:快去快回。

然后就跟舅舅拉起了家常。

约摸过了十几分钟,方青峰跑了回来,裤子兜里沉甸甸的,额头上一层密密的水珠,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汗。

舅舅,我们先进去转转,安妍说完,又压低声音问方青峰:你裤子口袋里装的什么?

方青峰神秘兮兮的说:等会你就知道了。

他们在校园里逛着,她跟他讲童年时候的玩伴,讲那个郁郁不得志的班主任,讲毕业时候大家的约定…

她讲的眉飞色舞,他却略微有些心不在焉。

突然,他问:安妍,这个学校最老的房子是哪一个?

安妍想了想,告诉他最老的房子是教学楼后面的平房,不知道什么时候盖的,平时放一些体育器材和杂物,很少有人过去。

他说,走,我们去看看。

这个校园并不大,没走几步他们就到了后面的老房子。

他在一间屋子窗边停下来,缓缓掏出口袋里的东西,是一把崭新的铜锁。

这是干嘛?她有些疑惑。

他又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一把小刀:我要把我们的名字刻在这把同心锁上。

她哈哈大笑,别人都是去山上、去景区挂同心锁,你买把铜芯锁挂这里?

他却很认真的说:对啊。挂这里才长久呢。你往上看,那里写的是“一九五七年八月十一日竣工”,60年过去了,那些景区搞的同心锁、爱情桥才几年呀?而且这里有你的过去,通过念力加持…

他顿了一下,把锁和小刀放在窗台上,双手合十,虔诚的念道:唵嘛呢叭咪吽,我要和你永结同心!

她看着他浮夸的表演,眼泪都快笑出来了。

咒语念完,他把刀尖推出来,在铜锁身上,竖着并排刻上安妍、方青峰,在名字底下横着刻上forever。小刀拿着并不顺手,字刻得歪歪扭扭的。

她在旁边兴致勃勃的看着。

当刻完最后一个“r”,他问她:用不用把今天的日期刻上?

她想了想,说:还是不要吧,我希望我们的感情是可以超越时间的,不要给它加上开始和结束的限定。

他说,好。然后,郑重的将这把锁锁在了这栋古旧建筑最东边窗外用作防盗的铁条上。

他拔掉钥匙,走到北面的围墙边,奋力一抛,钥匙飞出了墙外。

安妍,他大声说,你每年回来的时候,都可以来看看我们的锁,看看我们的约定。

她说:为什么是我回来,不是我们回来?

他赶紧改口说到:对,对,是我们,我们。

她笑盈盈走近他,伸出右手的小拇指,说道:Yakusoku!他也伸出小拇指,与她拉钩约定…

刻在我心底的名字

忘记了时间这回事

既然决定爱上一次就一辈子

希望让这世界静止

思念才不会变得奢侈

卢广仲-《刻在我心底的名字》

4

有一年冬天,他们去一个很大的城市住了一段时间。

在某个风轻云净的下午,两个人到小区不远处的绿洲公园散步。

在公园入口处的布告栏上,一张A4纸打印的通知单随风轻舞。她走过去,小心翼翼的把它取下来,卷成一个小小的纸筒。

他不解的问道:拿它做什么?

她看着他,笑了一下,说:等会你就知道了。

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发梢和脸上,照进她的眸子里,他感觉她全身都在发光。

在湖边的长椅上,他俩坐了下来。

她把那张纸抚平,然后一丝不苟的开始折叠,很快,一个小船的模样出来了。然后她从呢子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只口红,在船身写上:F & A

那是他们两人姓氏的缩写。

她走到湖边,湖水离岸沿有些距离。

她叫他过来拉着她的左手,然后她蹲下来,努力伸长右臂,很小心的把纸船放进了水里。

这时刚好一阵风吹过来,小船向着湖心飘去…

她站起来,对他说:我们爱情的小船扬帆起航喽。

他不解风情的说:最近网上倒是流行一句话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”。

她嗔怪道:这能一样吗?我不要跟你是友谊,我要爱情!

他似乎还是有些担心:那这小船能飘多久啊?

她倒是自信满满:我的口红可是防水的,想飘多久就能飘多久。

女孩子的逻辑有时候就是这么可爱。

他们回到长椅上坐下,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。

他转过头在她额上吻了一下,没有刮净的胡茬把她额头扎的痒痒的…

你在我前额

种下你的多不舍

爱我 心很灼热

我就很快乐 不去管谁认可

萧亚轩-《记得要微笑》

5

离开那座城市的时候,他们买了同一趟高铁。

那趟车可以直达她家,而他需要中转。

列车准时出发,电子屏上的时速表数值越来越大,她越看越揪心,希望那个数字不要再增加了。她不想要那么快,只想时间能慢一些,再慢一些…

终于,还是到了那个全国都很有名的中转车站,他下去换乘,她停靠等待。

他们的车,在这里变成了她的车。

他飞奔着跑向换乘通道,又飞奔着下了站台,她的车还没有出发。

她搜寻到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,把手机闪光灯打开,紧紧的贴在车窗上。

隔着两个站台,7条股道,那道光已变得微弱,但是他还是立刻就确定了她的位置。

他向她挥手,尽管他看不到她的回应。

很快,她的车到了出发时间,开始缓缓启动,那道微弱的光跟着列车离开了他的视线。

我们在微光中前进 

暧昧中小心

摸索着幸福的道理

怕只怕爱着爱着又放弃

有没有爱着爱着就永远 

的幸运

田馥甄-《爱着爱着就永远》

6

回去以后,她每天都百无聊赖。

想给他发信息,又怕打扰到他。

有一天夜里,她给他打电话说:我给你画一副肖像吧。

他说好。

她要了一张他的证件照,对着画架,却怎么也无法静下心来。

她打开音乐软件,放着邓紫棋的《画》

我把你画成花

未开的一朵花

再把思念一点一滴画成雨落下

每当我不在 请记得我的爱

就在同一天空之下遥远地灌溉

邓紫棋-《画》

听完歌,她似乎有了主意,屏息凝视着他的照片片刻,画下了他的样子:

画完已是凌晨2点多,她拍下来发给他,又发了几个亲亲的表情。

然后取出隐形眼镜,关掉手机睡觉。

第二天,她醒的有点晚,打开手机本以为他会发来很多信息,

结果却只是收到一个笑脸的表情,再无其他内容。

她心里满是失落,赌气的不再给他发信息。

而他也没有再找过她。

农历腊月二十六快到了,是他的生日。

她为这一天准备了大半年,在购物车里添加了好多礼物,

但是这一天越近,她越觉得这些都已经无足轻重了。

那天早上,她打开淘宝,删掉了购物车里的全部东西,然后开车出去吃早餐。

那家早餐店在江边上,她带方青峰来过几次。

她坐在他们曾经坐过的位置上,点了一份麻辣米线。

腊月的气温,把她的手脚冻得冰凉。她没有责怪天气,觉得这是他不在身边的缘故。

等餐的时候,她本想给他发一条短信,祝他生日快乐。

但望着远处的江水,她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,拿出手机给他发过去了唐代诗人钱起的诗:

流水传潇浦,悲风过洞庭。

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

方青峰没有回复。


7

春节很快就到了,家里每天都有亲戚来。

热闹的时候,时间的进度条总算走的快了一点。

但在夜里和早晨醒来的时候,她还是会忍不住想他。

有一天晚上,朋友打来电话:同学聚会,在xx KTV,速来。

她本来不想参加这样的活动,但是转念一想,总好过在家闷着。

于是就去了。

二十人的大包厢坐的满满当当,几个男同学看她来迟了,立刻起哄:

安妍,唱一首!安妍,唱一首!

她笑着接过话筒,点了《你太猖狂》

思念太猖狂

一个冷不防

一想起你

忙碌的生活变得空荡荡

田馥甄-《你太猖狂》

她一开口,就赢得了满堂喝彩,有人说:到底是我们的文艺委员,毕业这么些年,声音还是那么好听!

一曲唱完,还有人喊着:再来一首,再来一首!

她说:不了,不了。赶忙把话筒交了出去。

人多的时候做麦霸,是极为不礼貌的行为,她可不是那种人。

几个女生招呼她坐了下来,那些男生喝的晕晕乎乎的,走过来倒酒。

如果在平时,从来不喝酒的她一定会躲的远远的。

但是今天,她实在想大醉一场。

她接过他们递来杯子,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。

才3杯啤酒下肚,她已经感觉轻飘飘的,站得都有些不稳了。

那些男生还在往她杯子里倒酒。

这时赵磊走了过来。

赵磊不高,但是很结实,上学时候是体育委员。

他说:兄弟们,我看安妍喝的有点多了,别再给她倒了。

那几个人说:切,磊哥英雄救美呢?你替她喝吗?

我喝就我喝,咱们今晚喝个痛快,赵磊说。

几个人嘻嘻哈哈的过去了。

聚会结束,安妍记不得是谁帮她叫的车,迷迷糊糊回到了家里,那晚睡得格外踏实。

第二天上午,安妍收到了赵磊的信息,单刀直入:听说你现在还是单身?

她没有回,从客厅的角落里拿了一盒酸奶出来。

赵磊的信息又发了过来:昨晚你唱歌的时候,我一直在看着你,你好像有很多的心事。

她把手机放在沙发上,取出吸管,把酸奶扎开,吸了一口。

赵磊又发了一条:上学时候我就一直喜欢你,现在我离婚了,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你看咱俩能不能…?我会好好保护你的。

现在的酸奶怎么越做越稠,她有些不理解,喝着真费力。她把酸奶放在茶几上,点开赵磊的头像,把他拉进了黑名单。

令人不安的夜晚再次到来,她很想去楼下的商店买几瓶啤酒喝,但是那对夫妻回老家过年了,要过完正月十五才回来。

她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刷短视频。

刷到很多人在翻唱的一首歌:

我也不想这么样起起伏伏

反正每段关系都是孤独

眼看感情变成一个包袱

都怪我太渴望得到

你的保护

王菲-《我也不想这样》

是啊,谁不渴望得到保护呢。方青峰曾经说过会好好保护她的,如今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又是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,早上醒来,心里还是空的难受。

有人说,治愈失恋最好的办法是开启一段新的恋情。

她已不相信什么新的恋情,她想要一种现实的、能帮她脱离现在状态的感觉,就像啤酒一样,虽然不好喝,但是能让她睡个安稳觉。

她拿起手机,把赵磊从黑名单里移出来,给他发了一条信息:我饿了,想去吃米线,你能来接我吗?

就这样,她跟赵磊在一起了。


8

医院里,赵磊同事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:小磊,胸透检查做了没?北边CT室这会人少,体检完还得赶紧回单位。

好,谢谢。赵磊拉着她的手到了CT室外。

虽说人少,但是前面也还有好几个人。

她心里乱糟糟的,坐立不安。思想挣扎了一会,她撒了个谎:我得去WC换个卫生巾,今天好像量有点多。

赵磊说,哦,去吧。

她几乎是小跑着冲向楼梯间,向地下车库跑去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,或许仅仅是为了再看方青峰一眼。

地下车库修的很高,虽说只是负1层,但是她感觉下楼梯下了有三层楼那么高。

到了车库,她四处寻找着,尽管她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开的什么车。


9

方青峰在车里平复了一会心情。

当他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喉咙都在发紧。

他把车打着火,向出口开去。

一辆越野车从坡道上下来,发出隆隆的声音,方青峰在上坡前的拐弯处踩着刹车,等它先走。

安妍从另一个通道穿过,远远的朝出口看了一眼,那熟悉的车身颜色,那“C”字形对称的尾灯,除了方青峰的车,还能有谁?

她发疯了似的朝出口跑去,这时那辆越野车已经下来了,它向左转弯,把方青峰的车完全挡了起来。

方青峰起步前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后视镜,除了越野车高大的车身,什么也没有。

他松开刹车,转弯,深踩一脚油门,向坡顶冲了上去。

东区人民医院采用的是感应式收费系统,只听“滴”的一下,ETC扣费成功,道闸的栏杆也应声而起。

这一声很小也很短促,但却如同一首结束曲,方青峰离开了这里。

安妍跑到出口,差点累的晕倒。她扶着墙,大口喘着气。

坡道上空空的,她知道方青峰已经走了。


10

跟赵磊在一起之后,她曾经发誓不再想他,她也确实不再整夜的失眠。

但是今天再次见到他,她彻底明白,无论她把与方青峰的过去藏得多深都没有用。

他总能像一颗坚硬的陨石,带着来自天外的能量撞进她心里,把她自认为厚厚埋起来的感情炸的尘土飞扬、满天弥漫,令她几近窒息。

当她失魂落魄从地下车库走上去的时候,赵磊正站在楼梯口。

她知道瞒不住了。

没等他开口,她主动说了:我前男友。

我的慌乱 我的伪装

我的不舍 被你一眼看穿

情剪不断 也不愿剪断

再见难说 故事还没完

周深-《随风》

回去的路上,赵磊开着车,没有再问什么,她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他把她先送回家,然后去单位上班。

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赵磊时常看见她独自发呆,他问她怎么了,她立马收起脸上的阴郁,笑着说没什么啊。

她的笑满是礼貌与客气,却不见了亲近…

他不了解她,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了解她。

他越来越有种预感,她不属于他,甚至不属于这里。

也许有天,她就离开他了。

一开始,他确实有些伤脑筋,

慢慢的,他不再去思考这些。

过去时、现在时、将来时,人生就是不停的从一个状态转到下一个状态。

未来会怎么样,谁说得清楚呢?


后记

看过很多爱情小说和故事,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这么多字。

内容情节纯属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。

感谢阅读。


《“随风”》 有 3 条评论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