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岁年年 – H.H.J.U

岁岁年年

/ 0评 / 0

今天被两个人说到:你现在过得挺好。

我没有表示赞同也没有反对。

“好”是一个相对的概念。

前几天参加工行抽奖活动,一下子抽到了100元的微信立减券,心里暗自窃喜。

不一会朋友发来信息,他抽到了200元的券。

失落感立马涌上心头。

原本的好事,忽然变得没有那么好了。

生命的底色是悲凉,但是我们要学会在绝望中生长希望。


上午回老家看望大舅,他做了胆囊切除手术,刚出院。

到家以后,表哥说大舅又住进去了,糖尿病并发症导致右眼失明。

我说还有机会复明吗?表哥说:不会了。

外婆一共生了6个孩子,二舅和大姨已经去世。

大舅今年82岁,身体状况岌岌可危。

对于一个迟暮之年的老人,我说不出什么祝福的话,心里只希望他少受一点痛苦。


回来的路上,跟妈妈聊到安乐死

到了一定年纪,在知道自己罹患绝症的时候,安乐死无疑是一种比较体面的自我解脱的方式。

但是全世界只有少数国家/地区将它合法化。

这是一件饱受争议的事情。

毕竟,只要可以“合法”杀人,总有人会利用这个机会,比如子女为了躲避赡养义务、医生为了公报私仇、政府为了杀人灭口…

瑞士是全世界最早可以为外籍人士提供安乐死的国家,但是全部费用并不低。

2018年6月7日,台湾著名体育主播,85岁的傅达仁因饱受胰腺癌折磨,在瑞士选择以安乐死的方式告别了世界。而这次安乐死,傅达仁花光了毕生积蓄300万新台币(约60多万人民币)。

忽然有种死不起的感觉。


企航的九大规划后天在新密市召开。

想想现在已经忘的七七八八了,会长打电话问我去不去,我考虑再三,决定还是去听听。

当然,他让我去也有一个比较隐晦的想法,就是让我去当“托儿”。

我一向比较慢热,不似杨某川那种活跃分子。

所以我不确定是否能当好这个角色,对得起公费开的房间。

我只是跟带队老师提出了一个要求:拼房给我拼一个不抽烟的人。

毕竟要住四个晚上。

很久没有住过酒店了,忽然有些紧张,都该带什么东西?

            首次发布于  2022-07-18 23:50 星期一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