唢呐

/ 0评 / 0

今天回老家,参加一位同族大哥的葬礼。

大哥今年51岁,为人实在,性格平和,清明节大家刚见过面,前几天遭遇交通意外离世,真是世事无常。

进了大哥家的院子,两个七八岁的小姑娘,手拉着手在哭泣,应该是大哥的孙女。看着让人心疼。

想起小的时候,我和弟弟太调皮,爷爷形容我俩:所到之处,寸草不生。

有一天,他忽然感慨道:我要是死了,也不知道你俩会哭不会。

2003年,爷爷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作为长孙,我抱着他的遗像,走在送葬队伍的前面,一路没有哭。

我向来不赞同亲人离开之后的哭泣。

在一些农村的葬礼上,甚至会雇佣带表演性质的职业哭丧人。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。

我也见过那种生前婆媳关系处的剑拔弩张,婆婆死后儿媳哭的死去活来的场面。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悔恨?还是也只是一种表演?

其实再多后知后觉的悲伤,都不如活着的时候多一些关怀。

尼古拉·奥斯特洛夫斯基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里面写到:“……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……”

我想引用他的话说:“当亲人离开的时候,你不会因为没有陪伴过TA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伤害过TA而羞耻……”

好好珍惜活着时候的时光,有一天告别的时候,不妨体面一些。


大哥的坟在一片麦地里。

下葬的时候,“响器班”卖力的吹着唢呐,打着梆子。

忽然想起网上一首打油诗:

十年笛子百年潇,一把二胡拉断腰。
千年琵琶万年筝,唢呐一响了今生。

首次发表于 2021-06-05 17:50 星期六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